晏恒之的笑容有一秒的定格,然后他消化了一下谭可可的话,心头漾起无可言喻的欢喜。

    柔声:“看来我还真是因祸得福。”

    谭可可抿着唇笑了笑,片刻扬起脸来看着他,眉眼间满是郑重:“所以以后能不能不要在做这种傻事,让你割腕就割腕,是不是让你跳楼你也跳?”

    晏恒之的眸光转了宠溺:“割腕我能把握分寸,跳楼是自然不能跳得,我又不是超人,我死了还怎么喜欢你?”

    谭可可心头一暖,还是别扭着说:“那他还让你割伤脸呢……”

    “那个时候我已经想到该如何制服他,咱们两个配合的不是很好么?”

    晏恒之笑:“你放心,我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尤其现在有了你。”

    谭可可这才松了一口气,点头:“嗯,人要自私一点,无论任何时候都要先保全自己,否则怎么保全自己爱的人?”

    晏恒之一脸笃定的点头:“我记下了。”

    他抬手按着胸口:“铭记在心。”

    谭可可便笑了,眉眼舒展,笑容肆意。

    看着她此刻放松的笑颜,晏恒之也满心欢喜。

    其实当时的情况复杂,他即便努力掌控局面,但人在极度紧张的状态下也难思虑周全。

    他只想着谭可可一定不要有事,他自己无论做什么都可以。

    也是在那个时候他更加笃定了自己对谭可可的心意。

    匪石不可转。

    ……

    晏恒之的伤修养了两个多月,前两周住院,后面的时间自然是回了家。

    为了安全起见,谭可可还是搬了家,房子是晏恒之找的,两人依旧是邻居,倒也方便了谭可可照顾晏恒之。

    谭可可推掉了一部戏约,接了一些在海城周边的活动和综艺,算是半停工状态照顾晏恒之。

    等晏恒之丢掉拐杖恢复健康的时候,刚好也到了吴梦瑶和韩子航的婚礼。

    他和谭可可一个是伴郎,一个是伴娘。

    婚礼那天,一身绿色轻纱礼服的谭可可让晏恒之看的失了神,好一顿被伴郎团嘲笑。

    他便只是挑着眉眼一脸自豪的说:“怎么?我盯自己女朋友还不行了?”

    众人哄笑:“行,等你把她变成老婆的时候,就更行了。”

    晏恒之默了默,还真的就在思考这个问题。

    最近这段时间两人相处的时间很久,彼此之间也发现了对方更多的优点和共同点,相处自然愈发的默契温馨。

    晏恒之每一次看着她在家里小蜜蜂一般转来转去的收拾,心里便油然而生出一种蓬勃暖意。

    就像这样一辈子。

    简简单单,幸福温暖。

    热热闹闹的婚礼进行到了最后的宣誓环节,圆台上的一对璧人交换婚戒,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誓言。

    暖光打在拥吻的两人身上,谭可可看着看着就湿了眼眶。

    这一刻真是无比神圣又幸福。

    突然她的手被人牵住,掌心被塞进个东西。

    谭可可偏头嗔了晏恒之一眼,摊开掌心就看到一枚小雏菊编的戒指。

    嫩绿色的梗编成了环,一只小雏菊的花朵盛开在最上端。

    谭可可勾唇笑了,别说,还真像模像样的。

    晏恒之径直抬手拿过小雏菊戒指,郑重其事的套在了谭可可的无名指上。

    在谭可可晃着手指欣赏的时候,晏恒之低声在她耳边说道:“收了我的戒指可就要嫁给我了。”

    谭可可心头微甜,挑眉:“只要你接到捧花,我就嫁给你。”

    “一言为定?”晏恒之还伸出手指跟她拉勾。

    谭可可的小指头递过去:“一言为定。”

    拥吻结束就是扔捧花的环节,晏恒之跃跃欲试的挽了挽袖子,一张原本成熟温润的脸上添了点必胜的决心。

    带着幸福和祝福的捧花从天而降,谭可可看到晏恒之跃起身子,牢牢的在一众抢捧花的人中占据了优势地位。

    随后捧花稳稳的落在了他的掌心。

    男人在众人的笑声中转过脸来看她。

    他晃着手中的捧花,在阳光肆意的午后朝她走来,脸上是宠溺温柔的笑,眉眼间是笃定坚毅的深情。

    这一刻,好像周围的一切喧嚣都不存在了,只剩她的白马王子。

    谭可可浅笑盈盈,在晏恒之期待的眼神中接过捧花,垫脚吻上了他的唇。

    何其温暖遇见你,何其幸运爱上你,往后余生都是你。

章节目录

独占娇妻:总裁,温柔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叁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叁柒并收藏独占娇妻:总裁,温柔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