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萧眉宇间极速地凝聚起戾气。

    “我跟颜真的事,何时轮到阁下来插嘴?”

    “因为你这样对颜真,我老婆会心疼,懂吗?”霍仲庭口吻严厉,“我不要看到明媚因为你的过错,而产生半点难过的情绪!”

    唐萧额头青筋突突地跳着,握紧拳头没反驳。

    “还有,你不爱颜真是吗?可是她爱你!是真男人就不该让怀有自己骨肉的女人受罪。唐萧,你足够冷血自私,我老婆绝对不可能看上你这种冷血自私的家伙,如果可以,希望颜真回头是岸。”

    说完想说的,霍仲庭不客气地掐断线。

    唐萧握着手机半天没动,该死的霍仲庭凭什么教训他?

    颜真怎么回事?他拨打护工电话,总算知道了情由。

    分不清是何种原因促使,他一股冲动驾车赶到颜真的度假别墅。

    负责照顾她的护工走了,三层楼的房子只亮着一盏灯,冷冷清清。

    一抹单薄的身影映在窗户上。

    唐萧脑海中莫名窜过霍仲庭说的——孤苦伶仃。

    屋子里的女人看起来真的很孤独,已经怀孕四五个月了,仍然纤瘦得不像话,窗户上的身影好像风一吹,就要吹跑似的。

    他不敢将车靠近,远远地停在百米之外,透过车窗默默望着那盏灯。

    不知不觉夜已深,路边升起若有若无的白雾。

    屋子里的灯光熄灭,身影消失。

    唐萧恍然回神,自己发什么神经,一定是疯了才连夜跑到这里来。

    他根本不爱颜真,留下孩子不过是遵从父亲的命令,不想让父亲失望而已。

    霍仲庭骂他冷血自私,他真的冷血自私吗?

    唐萧烦躁地闭上眼眸,过了会缓缓睁开,赫然听见有人在敲车窗。

    转头一看,愣住。

    他没有看花眼吧?颜真竟然站在面前。

    寂静的寒夜里,颜真幽幽地叹了口气:“既然来了,为什么不把车开进来,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确定没有看花眼,也没有听错,唐萧推开车门。

    昏暗的夜色掩盖了他的不自在,嗓子压得很沉:“你呢,知道自己怀孕,天黑漆漆的还穿这么少跑出来,存心想让孩子出事吗?”

    颜真无言以对,双手下意识地护住腹部,定定地注视着他。

    二楼窗户正好可以看到外面,看到眼熟的黑色汽车,她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刚巧明媚打电话来,告知霍仲庭找过唐萧的事,她不由得升起强烈的好奇,于是冒着冷风走到车前确认究竟。

    没想到,真的是他……

    唐萧恢复了冷静,握住她的胳膊推进车内。

    车子驶进别墅花园里,他没有下车的意思,她只好坐着不动。

    “放心,我从来没想过让孩子有事,一直很小心地保护他。倒是你。好好地不留在家里过年,竟然跑到我这来,未免太奇怪了!”

    是啊!今天是大年夜,她怀孕的事没敢告诉家人,遵从唐家的安排住在这个地方……

    唐萧冷声道:“护工离职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颜真扬起一抹苦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会关心在乎吗?何况我一个人应付得来。”

    唐萧双手按住方向盘,指关节收紧。

    “告诉我,至少会帮你再找一个护工。”

    “不用了,我说过自己能够应付得来。

    ”颜真,唐家不需要你省这几个钱!”

    他不自觉加重语气,颜真的苦笑多了抹嘲弄:“在我眼中,你们唐家富可敌国,请一个小小护工能花几个钱?”

    她转头,借着路灯朦胧的光线直视他。

    “唐萧,可以说实话吗?你今晚为什么突然过来?”

    “很重要?”

    “对,我想知道答案。”

    唐萧想不出答案,他纯属冲动就一脚油门过来了,前一刻还在后悔自己的莫名其妙。

    “最近没看新闻吗?山城还有好几个城市出现了疫情,交通受到限制,我必须确认孩子平安。”

    “你现在已经确认了,孩子没事,你可以走了。”颜真的手指落在门锁上。

    唐萧阻止道:“跟我回凌江。”

    颜真想都没想地拒绝:“不去,我在这里住得好好的,孩子生下来之前,哪里都不去。”

    这里环境优美,四周清净,没人认识她,没有是非八卦,生活简单平静。她害怕回凌江面对唐家人,尤其是他的妹妹唐茵,说话尖锐难听……

    想到这里,颜真推开他的手,飞快下了车。

    她性格也有倔强的一面,下定决心留下便难以劝服。

    唐萧终究没有带走她。

    他独自驱车回凌江,一路上揣着满心复杂,思绪前所未有的混乱,又有种说不出的空寂。

    颜真坚持不需要再请护工,一切自理。

    唐运强知道后,将唐萧教育了一番,马上安排新护工上门,并把别墅里里外外全部装上了安防监控。这样唐萧打开手机,便能看到别墅里的状况。

    新年里,人们没有如同往年那样走亲戚拜年,全都留在家里。

    唐萧看到新闻里,记者报道明远集团霍仲庭、纪明媚夫妇为疫情作出援助,从最初的一千万物资增加到了三千万,极具大企业的风范,赢得社会一片赞誉。

    霍仲庭说他冷血?

    不!做慈善这种事,他唐萧何曾犹豫过?

    唐萧不甘落后地捐资五千万,并组织人手将物资亲自送往疫区,唐云强和唐茵都没劝住。

    忙完一有空闲,他养成了随时查看手机监控的习惯。

    他发现颜真每天的生活极其简单,作息相当规律。

    早晨太阳初升的时候,她在别墅附近的公园里散步。有时候只穿一件毛衣外套出门,挺着个肚子慢吞吞个地走着,他差点忍不住马上打电话提醒她,最后都是找护工送衣服过去。

    她午餐后约莫半小时会睡个午觉,傍晚的时候会打开音箱听音乐。

    护工汇报说,颜小姐非常注重胎教,每天都给宝宝听钢琴曲。

    钢琴?唐萧想起曾经见过颜真演奏,她的琴艺水平相当不错。

    没过几天,颜真发现度假屋里多了架三角钢琴。

    屋子够大,拥有一台如此高级的白色三角钢琴简直是她的梦想。

    当然,她没忘记这里是唐家的产业,里面所有的物品自然属于唐家,不是她的……

    如此日复一日,时间飞快。

    转眼新年已过,人们逐渐恢复工作,城市逐渐恢复热闹,交通也逐渐恢复。

    明媚所在的全明星艺术团到国外公演的计划,因国外疫情形势而取消,后续安排只能静待通知。

    她跟伶俐、宋可安等几个舞蹈爱好者相约,前往美乐家园看望孩子们,为他们表演。

    霍仲庭和仲坚为孩子们准备了满车子礼物,院长拥抱着明媚:“明媚,我就知道像你这么乐观有爱心的女孩子,一定能得到幸福。”

    明媚笑了。

    全明星艺术大赛上,安艺美身败名裂就此消失在公众视野中,而她如愿找回了清白。

    跟仲庭致力于慈善本无所求,经由记者们宣传之后,她意外成为了新一代励志典范,网络的拥护者已接近千万。

    前不久的元宵晚会上,明媚受到文化部门嘉奖,同时被推选为“凌江艺术形象代言人”。

    电视台请她拍摄的公益广告在城市地铁站、机场等各大场所轮番播放,“纪明媚”三个字像春日里的阳光,照亮了不同的角落。

    明远集团开年后,收到好几家国内龙头企业的合作邀约,生意可以预见地蒸蒸日上,霍仲庭一跃成为最具影响力的明星企业家。

    他热爱父亲一手创办的事业,更爱与自己将携手一生的妻子。

    至于唐萧,越发地低调了,鲜少出现在公共场合,一改过去精明冷酷的手腕,在商场上莫名多了些人性化。

    他为谁而改变?没人知道答案。

    在凌江市,两大集团一度白热化的明争暗斗悄然化解,鼎山将一些金融业务逐步投向新科技领域。

    半年后,市场上出现一款动感仿真舞蹈竞技游戏。

    人们惊讶地发现,其中女版的舞蹈角色形象跟纪明媚极为相似,设计最精彩的舞种是玩跳舞机和神奇芭蕾……

    某日,明媚戴着耳机又蹦又跳沉醉于这款游戏时,霍仲庭满腹埋怨地干坐在旁边,强忍着不去拔掉游戏机的电线。

    他早就查出来了,游戏开发者——鼎山科技网络公司。

    唐萧那家伙——分明对明媚没有死心。

    “哎呀!”明媚突然停下来,摘下耳机拔腿往门外跑,“我差点忘记,今天是真真的预产期,我得陪她去医院。”

    颜真生了,生了个男孩,七斤六两,白白胖胖。

    医生将婴儿车推出来给家属看。

    明媚兴奋地哇哇大叫,抱住霍仲庭的脖子。

    “天啊,太可爱了!”

    霍仲庭搂住她的腰,提醒她小声一点,然后带着十二分期待:“怎么样?你什么时候给我也生一个?”

    明媚看着宝宝红润润的小脸蛋,笑着回了四个字:“顺其自然。”

    新生命降临的过程如此神圣,她不再坚持非得过两年才生孩子的念头。

    顺其自然,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不过说起来,颜真进产房的时候,唐萧一直守在手术室门外。

    他努力表现出满不在乎,但明媚细心地发现,这个男人身体紧绷,抬头看手术室显示灯的次数至少几十次,差不多隔两分钟便看一眼。

    或许……

    因为新生命的到来,真真跟孩子爸爸的关系会有全新发展吗?

    谁知道呢?

    如果有,需要开启新的篇章。

    而缘分这种事,有的上天早已安排好,有的却需要个人努力,毕竟有句话叫做“人定胜天”。

    都说在爱情里,先爱上的那个输了。

    真真先爱上了唐萧,为唐萧受了不少累,但愿结局能像自己一样如愿以偿吧!

    明媚望着霍仲庭,眼眸亮晶晶的。

    她相信,所有热爱生活、珍惜生活的人,最终都会实现梦想,收获想要的美满幸福!

    最后作者ps:今天是2021年第一天,祝所有读者朋友在新的一年生活充满阳光,幸福每一天。

    (全书完)

章节目录

霍先生,我们同居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冰冰七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冰七月并收藏霍先生,我们同居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