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胡氏闺名兰香,年轻的时候,十里八村的一朵花,名声在外。

    为人和气,勤劳肯干,善良大方,那是好多人家都相得中的好姑娘。

    那时候,十里八村的人家日子都很难过,胡家的日子倒也还好。

    胡家家里田地不多,但靠着在山上打柴捡山货的,家里又喂了猪和鸡,也有些进项,再加上两口子就两个孩子,一儿一女,一家四口,所以这日子就过得去。

    这样的人家,那闺女不是更逗人娶了不是?

    但胡兰香自个是个有主意的,爹娘又疼她,所以亲事都让她自己挑。

    一日里,她跟同村的女娃一起去河边打猪草,被隔壁村的王二赖算计着推到了水里,眼看着王二赖跳下去救她然后就能趁机赖上好讨了她回去。

    这时,正好路过胡家兜的许满仓不明所以,见有人掉进了河里,又离他近,几乎没有多想就一头栽进去救人了。

    从水里将人捞出来,一身湿漉漉的,难免就有贴身的接触,那年头,这可是大事。

    肌肤之亲,那名声可是毁了。

    胡兰香知道王二赖算计,自然不会乐意嫁给他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又怕王二赖算计,得不偿失。

    自己一打量许满仓,觉得这男人还不错,左右就有这名声了,不嫁也不行。

    正好,再好好一打听许满仓,知道他还没有说亲,就是家里有些穷,胡父胡母虽然看不上怕闺女嫁过去吃苦,但看这人脾气好,也就同意了。

    就这样,两家定下了亲事,胡兰香隔年秋就嫁给了胡满仓。

    胡兰香嫁过去的时候,许家还没有搬到土坡上的,还住在老屋基的老房子,跟堂叔他们那一房挨着住着的。

    没过几年,公婆就先后去了,后头大家都往外搬,他们也才搬到土坡上去的。

    许满仓是个老实人,闷头过日子的,不会多话,胡兰香又和气,所以两个人的日子虽然过得清贫,但美满幸福,从来都没有争过嘴吵过架的。

    大女儿许大妮是在老屋基住的时候出生的,成亲的当年就怀上的,生了大女儿之后,一直到搬到土坡上,胡兰香才怀上第二个。

    然后先后就一连生下三个儿子一个女儿。

    一家七口,那些年的日子,过得真是拮据得很,两口子成天在地里埋头苦干,踏踏实实,可也勉强够填饱肚子而已,多的那是一点都没有的。

    后来小女儿还没有养住,一岁多就没了。

    为了多省一口吃的,也为了儿子有个出息,胡兰香是个脑子好使的,跟许满仓商量过了,就将大儿子许大茂送去镇上一家灯笼铺子当学徒。

    许大茂有胡兰香的勤快踏实,也有许满仓的老实本分,所以那灯笼铺子的师傅很是喜欢他。

    可惜,不过一年,灯笼铺子出了事,许大茂即便学了不少做灯笼的手艺,但自家是开不起铺子的,只能接着回来跟着家里种田。

    胡兰香一琢磨,就将老二许二茂也送去学本事,跟隔壁村的一个老木匠学做木匠活。

    也是胡兰香求爹爹告奶奶费了很大功夫人家才愿意收的,所以许二茂知道来之不易,学得很认真。

    这倒是学了好几年,直到那老木匠过世。

    三儿子年纪最小,胡兰香两口子都多疼他几分,所以也没有送他去学什么本事了,因为他自己不乐意去。

    日子穷,几个孩子的亲事就更难了。

    唯一的一个女儿,胡兰香自然想要她嫁得好,免得受穷挨饿,所以多相看了相看,不能随便就定了人家。

    也不知是不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心声,正好嫁到王家浜去的侄女给介绍了一个。

    那人家姓王,跟侄女胡梨花嫁的男人是一个同宗。

    因为离着县城近,那王家的日子可算殷实,又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所以,胡兰香了解过后,又见这王长兴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又上进,就同意了。

    大女儿出了嫁,儿子也都差不多到了可以说亲的时候了。

    这找媳妇可比嫁女儿更难,家里穷,可没有几个人家愿意将女儿嫁过来。

    胡兰香自己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虽然急,但还是好好的拜托了同村的张媒婆帮忙说亲。

    十里八村的,没几个媒婆,张媒婆是一个村的,这事当然找她更好。

    可惜张媒婆也看不上他们家穷,又忙着其他人家的亲事,推来推去的推了大半年都没有个结果。

    胡兰香等了大半年见还没动静,便去问,反而还被张媒婆奚落了一顿。

    于是也气到了,索性不找媒婆帮忙了。

    不蒸馒头争口气,离了媒婆,她不信还给儿子说不着媳妇。

    但没办法,胡兰香认识的人家也有限,见大儿子年纪也到了,再不讨媳妇他们家更是要惹人笑话了,所以就干脆给儿子娶自己的侄女好了。

    正好,她还有个小侄女没有成亲,因为性子太软,她哥哥嫂嫂怕她嫁了人受委屈,一直也在犹豫呢。

    她这一说,胡老爹两口子想着嫁去自己姑姑家,姑姑就是婆婆,总不会给她气受的,便高兴的答应了。

    大儿子讨了娘家侄女,张媒婆知道之后还专门上门又来奚落了一顿,胡兰香也不跟她客气了,直接将人给轰了出去。

    是你自己嫌我家穷不乐意上心帮我说亲的,现在倒来怪人家没有等你说亲,自个讨了媳妇,什么道理?

    有了这个前车之鉴,胡兰香又实在不喜张媒婆得很,下头两个儿子,干脆也不找媒婆了。

    自己来,不但快,还方便呢!

    胡兰香看人有一套准儿,很快就瞄中了娘家挨着的周家村的闺女,那闺女她也算是看着长大的,跟娘家关系也好,所以专门请娘家嫂子上门去说项。

    没曾想,这一说,那周家还真的同意了。

    如此倒好,二儿媳妇也成功的讨进门了。

    至于三儿媳妇,更简单了,就是二儿媳妇给介绍的,从小一起玩大的,都是知根知底的。

    胡兰香没经过媒婆,就给三个儿子说上了媳妇,媳妇还都挺不错的,这事还真叫村里人羡慕了好一通。

    可羡慕之余,也就是那么回事,谁家许家那么穷呢!

    三个儿子都讨了媳妇,添丁进口,这下子,日子就更难了,没办法,胡兰香和许满仓两口子就更得埋头苦干了。

    有一次,在地里干活的时候,突下大雨,胡兰香不小心就摔了一跤,人没多大事,可惜,右腿瘸了。

    如此,家里就更是雪上加霜,勒紧了裤腰带的过日子。

    但尽管这样,胡兰香也没有放弃,她对三个儿媳妇一视同仁,都当自己的女儿一样的对待,总是宽慰他们,只要踏实干,日子总会好起来的。

    三个儿子也踏实,农忙干地里活,农闲就去镇上找事做,二儿子还时不时能接些木工活。

    如此,几年下来,日子也算是还过得去,起码又添丁进口之后,不用怎么饿肚子。

    胡兰香觉得很满足,有些人家都还讨不起媳妇呢,她三个媳妇都讨回来了,二儿媳和三儿媳还前后给她生了孙子。

    一家人往一处使劲,这样的日子,怎么会没有盼头呢?

    要说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大儿媳这肚子,她早进门两年,这二儿媳和三儿媳都生了孩子了,她这肚子还没有动静。

    胡兰香心里就不由得有些愁,为此还专门带大儿子和大儿媳一起去镇上悄悄看了大夫,又拜了三清像。

    如此,大儿媳还真就怀上了。

    胡兰香心里高兴的很,不管是儿子女儿,好歹大儿子也算是有了娃呀。

    可惜,好生生的怀着呢,刚刚六个月,大儿媳竟然就摔了一跤,孩子差点保不住。

    胡兰香急的厉害,忍不住去找了何大姑。

    何大姑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神婆,灵验得很呢!

    找何大姑算过之后,何大姑却说这胎和许家人犯冲,要想平安生下来,那就必须得远离许家人才行。

    胡兰香信得很,当下就决定带着大儿媳回娘家去住,一直到顺利生产。

    那时候二儿媳也刚怀上,要比大儿媳生的晚,胡兰香想着等大儿媳生完,就立马回来伺候二儿媳生产。

    却哪里会想到,大儿媳生产那天,也会出事呢!

    那时候刚进入三月,偏生倒春寒,还冷得紧,吃过晚饭不久,大儿媳就突然发动了。

    没办法,胡兰香只好赶紧让年轻跑得快的侄儿胡春生往大张村去背稳婆来。

    两个儿媳前头生她都跟着在产房的,自己也生了五个,比嫂嫂这个还没有讨儿媳的有经验多了,所以就让嫂子去烧热水这些,自己在产房守着。

    大张村离得远,天气又冷,又是大半夜的,肯定没有那么快将稳婆接来。

    胡兰香想着头胎,发动了也没有那么快生,只能在一旁安抚着,让大儿媳忍着痛多走一走,这样生起来更快。

    后头眼看着就要生了,稳婆还没有到,没办法,胡兰香只好自己稳住自己,学着稳婆的样子,尽量不慌不乱,先给大儿媳接起生来。

    可这胎实在难生,好不容易将孩子生了出来,大儿媳就累得昏睡了过去。

    胡兰香见大儿媳没事,实在脱力了,这才收拾了收拾来看孩子,却发现孩子一身青紫,怎么拍都不哭。

    她吓了一跳,去摸鼻息,没气儿!

    胡兰香眼睛都红了,哪里想到费了这么多劲生下来的,竟还是个死胎。

    她悲从中来,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大儿媳说,也不敢开门让外头的哥哥嫂子进来。

    就在这时,后窗似乎有响动,胡兰香正提着心呢,对这响动就格外的敏感,没忍住,凑过去。

    然后开了窗,外头一个浑身是血的闺女在冷风中瑟瑟发抖,见了她,根本来不及多说,就直接将一个襁褓揣了进来。

    胡兰香一愣,怀里就塞满了,她低头一看,只见一双漂亮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她,见她看过去,还冲她笑了笑。

    这是个孩子……

    她刚没了一个孩子,这里就送来了一个孩子。

    这是老天安排的吗?

    胡兰香想着,所以在那闺女郑重递过来一个匣子,并且请她帮忙好好养大这个孩子,就当自家的孩子一样养就是了时,她没有拒绝。

    何况她也没来得及拒绝,那满身血的闺女就咽了气。

    胡兰香心里抖的慌,怀里抱着一个,那边还有一个侄女刚生下来的死胎,外头又躺着个死了的闺女。

    她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想了想,咬牙将外头的胡老爹给让了进来。

    兄妹俩一向关系好,很快就商量好了对策。

    桂花好不容易怀个孩子,要是知道是死胎,那得多伤心,反正这里又有个不知该怎么安排的孩子,正好,那就说这孩子就是桂花生的!

    这样一决定之后,胡老爹就赶紧抱着那死胎,从窗口爬出去,连着外头咽了气的闺女,一起趁夜送上了后山,先随便掩埋起来,后面才来好好的挖个坟包。

    这人满身是血,说不得就是被仇家追杀的,为了不惹祸上身,他们只能赶紧处理掉,以免仇家找上来。

    那头,胡春生背着张稳婆终于赶到,得知产妇已经生了,张稳婆也是连连喘气。

    得,这大半夜的跑一趟,左右还是也去看看产妇的,他们当稳婆的,自然更会给刚生了的产妇收拾。

    胡兰香害怕出漏子,本是不想让张稳婆看的,但若是不让人看,岂不惹人怀疑?

    再加上她接的生,万一哪里没弄好,别伤了桂花的身子,让稳婆看看也好。

    她自己则一直抱着襁褓,不肯放手。

    张稳婆是天亮后吃了早饭才被胡春生送回去的,看她那表情,胡兰香不确定她有没有怀疑什么,毕竟,稳婆的眼睛很厉害。

    但不管怀疑不怀疑的,只要她和大哥瞒住了,谁会知道到底是咋回事?

    因为这个孩子明显一看就不是刚生的,没办法,胡兰香只能装作自己稀罕,不让别人经手。

    家里那边,又让侄儿带话回去,说已经生了,但最好养到半岁再回去,要不然犯冲,怕立不住。

    桂花没奶,孩子就只能吃米汤,所以她跟孩子接触的少,再加上这母女俩都老实,自然胡兰香怎么说怎么是。

    如此,倒还顺利的过了半年去。

    半年后,这孩子实则已经一岁了,自然看着大,胡兰香只能解释说这孩子壮实,生下来就是八斤多呢!

    所以,家里上下,还都没有怀疑。

    也是,谁没事会来怀疑这个?

    这大孙女几乎就是胡兰香自己一把手的带大的,她对她的感情,自然不同。

    看着这孩子,就想起了那一岁上就没立住的小女儿,难免就更上心几分。

    一天天的看着大孙女长大,调皮捣蛋,上山下河,爬树掏鸟蛋,比男娃还要皮实,胡兰香也从来没有嫌过她。

    她想,她心里,对这个孩子就是不同的。

    后来的后来,胡兰香无比的庆幸,自己遇到了这个孩子,并且当亲生的孙女一样的,好好的养大了她。

    因为,就是这个孙女啊,改变了他们家。

    换做一如既往的日子,胡兰香哪里想到过他们家的日子会过得这么好?

    不但住上了大宅子,还做了生意,儿子孙子们都有着落,都有了大出息。

    只是,吃穿不愁的很多个日子里,夜深人静之时,她总会想起自己那没有那命的小儿子。

    要是当初她不宠着这小儿子不纵容着他,现在这个光景啊,也一定有他一份的。

    不过过去的都过去了,虽然遗憾,但人还是要往前看。

    胡兰香心放得很开,所以她活的也宽心。

    一路风雨走来的老伴走在了她前头,在还没有办七十大寿之前,一觉睡下,就没有醒来。

    她睡在他旁边,看着他去得安详,心里知道,他是不留遗憾的去的。

    是啊,还有什么遗憾呢,过了这么多年的好日子,儿孙又都出息。

    老伴的后事办得很是风光,有大孙女在,咋会不风光呢?

    就瞧大孙女给老伴准备的那个上好的棺材,就没几个人买得起的。

    她看着,也是没有遗憾的。

    这个孙女啊,好啊。

    胡兰香感觉到自己也时日无多的时候,已经过了七十,孙女给她的七十大寿办得热闹非凡,特意请了戏班子来,整整坐了近百桌。

    她就是个老寿星,穿着喜庆的衣服,看着一堂的子孙后代前前后后的给她磕头拜寿,笑得嘴都合不拢。

    那一刻,她只觉得人生都圆满了。

    所以,即将离开这个人世的时候,她一点都没有害怕。

    甚至,自己给自己安排的很是妥当。

    她先后跟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们说了话,又跟孙子们重孙子们都说了话。

    最后她才见了她的大孙女。

    她知道,大孙女成了家还一直守在这孤山村哪里都不去,就是放心不下她爷爷和她啊。

    现在老伴已经去了,她也马上要去找老伴了,孙女还年轻,该往该去的地方去走一走看一看了。

    对着孙女,她说不出更多的话。

    千言万语,只有一句。

    三花啊,奶这辈子最庆幸的,就是遇到了你,养大了你。

    奶这就去了,惟愿你福寿安康,长命百岁,子孙绕膝。

    兴元十六年冬,老胡氏与世长辞,去得很是安详。

    大孙女许三花和大孙子许大树一起操持了她的身后事。

    将其风光大葬在老许头旁边,两座坟墓紧紧相依。

    在孤山腰上,将山下的两座大宅子永远的揽于怀抱。

章节目录

村里的女霸王她良田万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树洞里的秘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洞里的秘密并收藏村里的女霸王她良田万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