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我什么了?”

    “骂你废材,如果不是你爷爷你爸爸,你现在在农村挑着牛粪,说你比不上他,他可是白手起家的爆发户。”

    陶育好没见过景墨彦的爷爷,可是见过他的父母,他的父母真的很好!

    不仅长得好看,还很好相处,一点都不像那些豪门老爷,豪门太太,拽到鼻孔都翘上天。

    而且她还见过景墨彦的其他家人,他们都很好。

    哪像杨总或林听双这样,有点钱就拽上天。

    杨总那样把景墨彦还有他父母都骂进去了,陶育好恨不行把他舌头割下来,看他以后还骂不骂人。

    “如果我真的是废材,现在在农村挑着牛粪,你还会喜欢我吗?”景墨彦扬了扬唇,勾起一抹若有似无、优雅无比的浅笑。

    “喜欢,为什么不喜欢?”农村挑粪又怎样?

    可当陶育好说完,她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刚才问她什么?她又回答了什么?

    一瞬间,陶育好脑子有点懵逼了,傻傻地看着眼前这个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男人。

    而此时,周围的人都发出了细微的声音。

    “呼……”

    好像是众人倒抽了一口凉气的声音。

    天哪!

    彦少竟然笑了!

    彦少竟然对着一个女人笑了!!

    虽然只是淡淡的笑,可也足够迷倒众生了!

    这淡淡浅浅的笑,倒是像一把利刃,直扎林听双的心脏。

    她心口一痛,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要膝盖发软跌坐在地上。

    景墨彦和陶育好……

    被全国人仰望的,站在金字塔上的男人,竟然跟陶育好……

    为什么是陶育好?

    “既然喜欢,又何必在意别人说我是什么呢?”景墨彦牵起陶育好的,低沉的声音悦耳动听,“我妈咪在等我们吃饭呢,走吧。”

    “景墨彦,我……我……”陶育好怔怔的,到底怎么回事?

    景墨彦怎么知道她在这里?

    他为什么当众牵她的手?

    他为什么要问,她喜不喜欢他?

    他不是喜欢柳敏辛吗?

    “那个真的是彦少吗?他牵的女人是陶育好吗?”

    “陶育好背后的男人不会是彦少吧?不是说彦少禁欲高冷,不近女色吗?他怎么跟陶育好?”

    “彦少说了,见妈咪……是见家长的意思吗?”

    “彦少看陶育好的眼神好宠好柔,里面有爱情。”

    “如果陶育好真的跟彦少,那真是羡慕死人了,陶育好长得又不是那种倾国倾城的女人,怎么就得到彦少的青睐了呢?”

    景墨彦和陶育好离开现场后,众人纷纷议论起来。

    议论声像针一样,一直一直地扎着林听双的心。

    林听双嫉妒得眼睛发红,陶育好怎么那么命好?居然得到彦少的青睐!

    她不是一直在乡下生活吗?

    她跟彦少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为什么能够在一起?

    出了酒店后,陶育好脑子总算清醒了。

    她挣脱景墨彦牵她的手,可挣脱不开。

    她为难地道:“景墨彦,谢谢你帮我解围,现在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吗?”

    景墨彦停下来,侧过身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怎么?想过河拆桥吗?”

    陶育好一头雾水:“什么过河拆桥?”

    “你认为我是在帮你解围?”

    “不是吗?”

    “如果我说,我想跟你结婚,你信吗?”景墨彦认真地看着她。

    “什么?”陶育好一惊,小脸蛋展现出很夸张的表情,亮晶晶的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要跟你结婚?景墨彦你不要开玩笑了,你想要结婚找什么样的女孩……”

    “我就只想找你这样的。”不等她说完,男人淡淡地打断她。

    “什么?”陶育好一噎,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惊愕地看着他,“柳、柳敏辛呢?你不是……很喜欢她吗?”

    “不喜欢。”淡淡的语气,听着不像是在敷衍她。

    “可她……好像很喜欢你。”陶育好真的能够从柳敏辛的眼里看出她对景墨彦的情义。

    “像我这么优秀的男人,哪个女人见到我不喜欢我?”男人说得有点骄傲。

    “噗……”陶育好被他的话逗笑了,这个男人太自信了吧?

    “陶育好,我现在很认真,很严肃地告诉你,我喜欢你,你愿意嫁给我吗?”景墨彦微低下头,深邃的眸直视她双眼。

    “你喜欢我?”陶育好脸蛋一红,与他坦然直视:“你为什么要喜欢我?”

    “喜欢就喜欢,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就回我一句话,愿不愿跟我结婚?”

    “……”结婚?太突然了吧?

    陶育好在犹豫着,也在内心问自己,她喜欢他吗?

    其实她是喜欢他的,像他说的,他那么优秀,哪个女人不喜欢?

    就是太优秀了,她这种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女孩,哪有资格喜欢她?

    见她犹豫,景墨彦抿了抿嘴,“不愿意就算了。”

    说完,他转身大步离去。

    陶育好怔怔地站在那里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

    明明浑身都充满与生俱来的霸气,尊贵无比,可这背影,怎么让陶育好觉得很落寞?

    他刚才是向她求婚了吧?

    她不答应,是在拒绝他的求婚,他不开心了?

    突然,陶育好跑上去,直接跳上他的背,嘻嘻地道:“景墨彦,是你向我求婚的,不是我赖皮要嫁给你的,你既然向我求婚了,你不准反悔!你要是反悔,你得分你一半的家财给我,至少得十个亿。”

    男人双手托住她的身体,轻轻松松把她背在身后,唇角扬起,一抹宠溺的笑很明显的挂在嘴边,“我的一半家财不止十亿。”

    “不管多少,反正不准低于十亿!”

    “今晚跟爹地妈咪吃饭,我让他们把我全部家财都移到你名下。”

    陶育好哪是要他的家财,她只是开玩笑的。

    她勾住他脖子咯咯笑道:“我不仅要你全部家财,我还要你整个人,里里外外都只能是我的!”

    心里像吃了糖一样甜。

    陶育好把脸埋进他的颈窝,甜甜的笑着。

    “嗯,只能是你的!”

    男人背着她一直往前走,走向他们幸福,走向他们的甜蜜——

章节目录

重生俏媳有点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一缕温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缕温馨并收藏重生俏媳有点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