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闫冷冷的“啧”一声,带着一丝自嘲。

    他目不斜视,随手把手机丢到了后座的苏糖糖腿上,后者瞥了他一眼,闷声道:“密码。”

    厉闫随口报了一个数字,苏糖糖愣住,是她的生日。

    怎么会……

    “我生日。”厉闫知道苏糖糖的生日,怕她想多,解释道:“不是只有苏小姐是这一天出生的。”

    也不怪苏糖糖多想,毕竟她对梦里那些越来越清晰的场景还是有些尴尬的。

    厉闫这辈子真的是这一天生日,和苏糖糖同一天。

    他并没有苏糖糖以为的那么不好,只不过因为他是顾枭的样子,苏糖糖带着上一代人的恩怨,看厉闫的眼神自然不会太友善。

    苏郁迟接到苏糖糖电话的时候,正在往事故地赶。

    苏糖糖知道此时的苏郁迟一定已经知道她遭遇的事情,反过来安慰他:“阿迟,我没事,我现在在去你医院的路上。”

    苏郁迟:“到哪里了。”

    苏糖糖看了看四周,不认识这一带的路。

    厉闫开口:“最多二十分钟。”

    苏糖糖把厉闫的话重复给了苏郁迟,“最多二十分钟到你医院。”

    苏郁迟握着方向盘的手还在发抖,蓝牙耳机里苏糖糖的声音还在继续,他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些。

    “好,我在医院等你。”

    绿灯亮了起来,苏郁迟掉头朝着医院开去。

    苏糖糖刚下车就看到了疾步而来的苏郁迟,她被他紧紧地抱住。

    苏郁迟抚着她的后背:“没事就好。”

    苏糖糖察觉到他的身体在发抖,拍了拍他道:“我没事,只是一些皮外伤。”

    厉闫没有下车。

    他坐在驾驶位置上,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紧紧拥抱的夫妻。

    嘴角带着苦涩勾了起来。

    他没有告诉苏糖糖的是,他的梦已经到了结尾。

    他看着上辈子自己的恋人此刻满心满目都是别的男人,压抑着吐出了一口浊气。

    下辈子的事情,永远都存在变数。

    在意的人,深爱的人,一定要记得在这辈子好好地对待她。

    因为你永远无法知道,下辈子的你和她,还有没有机会再次爱上彼此,甚至是遇见的运气,都要看上天给机会。

    副驾驶位置上的车窗被人敲了敲。

    车窗摇下。

    苏糖糖牵着苏郁迟的手,对着里面的厉闫道谢。

    “不管怎样,今天谢谢你。”

    “客气。”

    苏郁迟看着厉闫的眼睛,点了点头,很多事情在对视的那一刻,就已经明了。

    ——

    得知苏糖糖怀孕消息的那一刻,厉闫已经坐上了飞往国外的飞机。

    离开前,他找过苏郁迟。

    两个人聊了很久,从那之后,厉闫没有再出现在苏糖糖的面前过,窗外的一切都开始倒退,他却勾起了一个释然的笑容。

    “小憨憨,我们下辈子可要早一点遇见。”

    后来的很多年,厉闫都没有回国,但是关于苏糖糖的消息他一直都没有错过。

    知道她第一胎生了一个儿子,安静如苏郁迟。

    后来他们迎来了一个女儿,性子很皮,但是很懂事,从来不会让他们生气。

    以至于后来的很久很久,厉闫都不记得时间了。

    她走了。

    苏郁迟和她是一前一后走的。

    他们离开后的第二天,厉闫也在异国他乡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他想……

    他只晚了一天。

    应该还追得上他的小姑娘吧。

    关乎厉闫坐的这些事情,苏糖糖并不知晓,她甚至不知道这辈子有一个男人在异国他乡一直爱着她。

    后来,厉闫养大的那个男孩回国,见到了苏糖糖的儿子和女儿。

    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暗处护着他们。

    ——

    故事的最后啊。

    李微微还是嫁给了周默,他们是先婚后爱。

    至于沈薄均……

    有天说他一辈子都没有结婚,也有人说他一直在等李微微回头。

    可是当初那个暗恋了他多年的女孩,最后还是没有回头,她用那双曾经看过他无数眼的漂亮眸子,看了另一个男人一辈子的时光。

    这是沈薄均一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他用自己的一生去补偿。

    只求一个来生。

    到死的那一天,李微微都没有给沈薄均答复。

    可是后来听李微微的女儿说,她的母亲早就已经原谅沈薄均了。

    谁年少的时候没有喜欢过一个一眼惊艳的少年呢。

    她母亲曾经吃过那份苦,在往后余生里回想起来年少时候的那份冲动,更多的是对青春的怀念,而不是抱怨。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轰轰烈烈的青春。

    也不是都能够遇到那个“一眼惊艳整个青春”的爱人。

    遇上,是幸,也是不幸。

    ——

    江南的烟雨带着丝丝水雾的朦胧,一滴一滴地坠落在发丝上。

    静谧的小镇,午后的阵雨总是来的匆匆,仿佛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见证某一段故事的开始。

    一个穿着烟紫色旗袍的少女,自然卷的发尾被风吹起,淡淡的糖果香从她的嘴角逸出,她小心地护着手里的书籍,疾步朝着家奔跑。

    转过前面那个拐角,她就快要到家了。

    想到这里,少女的步伐不由地加快了一些,烟紫色的旗袍在风的吹拂下,微微撩起。

    水雾包围了的书籍被少女紧紧地抱在心口,刚拐过转角的她,不慎与两个少年撞到,手里的书籍掉落在地。

    而她的双手被两个少年及时抓住了胳膊,这才免遭了摔倒的结果。

    带着金丝框架眼镜的少年,将头顶的伞递到了少女的上方,为她暂时遮挡了风雨。

    他的身侧,咬了一个棒棒糖的桀骜少年,不耐烦地看着面前的少女,对着身侧的少年抱怨道:“哥,我头发都淋湿了!”

    带着金丝框架眼镜的少女,把伞递给少女。

    少女茫然地接过,看着他弯腰把她掉落在地的书籍捡起来,不由地赞叹他的后脑勺真好看。

    咬着棒棒糖的少年,望着她呆愣看着自家哥哥的目光,嗤笑:“喂,小朋友,你这是被我哥哥迷住了?眼珠子都不带转一下啊。”

    少女被少年的目光看的不好意思,撇开脸,嘟嚷道:“我没有。”

    “好了,阿闫,你把人吓到了。”少许年长一些的少年,对着身侧的弟弟说道。

    他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掏出干净的手帕,包住书籍后才递给她,“抱歉,你的书被水淋湿了,我家里正好有这两册书,你给我留一个地址,过两天我把书寄给你。”

    少女被他的目光看的脸红,目光看着他双手递过来的书,慌忙地将手里的雨伞塞到了那个咬着棒棒的少年手里,随即接过那位哥哥递过来的书,匆匆离开。

    “多谢,不用了。”

    被少女塞了伞的少年,一口咬碎嘴里的棒棒糖,对着身侧的哥哥笑着打趣道:“哥,她看来好像是害羞了。”

    带着金丝框架眼镜的少年,望着少女离开的方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淡然地笑了笑道:“走吧,外婆一定等着急了。”

    身侧的少年叹口气:“苏郁迟,你能不能多一点情绪啊。”

    风将少年的话吹到了少女的耳畔,她的耳朵微微发烫,转身进了小巷子。

    少女依稀听到最后那个哥哥的话。

    “厉闫,你要是想被外婆碎碎念一天的话,你可以继续站在这里。”

    少女不知道。

    自己和这两位少年的故事,在多年后会在另一个城市重新开始。

    ——

    (全文完结,感谢陪伴)

章节目录

小可爱快把尾巴藏起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殊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殊歌并收藏小可爱快把尾巴藏起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