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景笑着应下了。

    藤蔓维持了一整天的人形,这会儿自觉能量不足,跟穆景打了声招呼,两个人走出了小区找个没人注意的隐蔽角落钻进去。再出来时便只剩下穆景一个人。

    他把手指揣进兜里,感觉到小小的藤蔓又攀上自己的手指。

    人行横道对面的人形绿灯闪烁着,在他走到路口前变成了红色。他于是站在那里,看着车流在眼前穿行而过。

    “怎么了?”他问。

    藤蔓细细的声音不大不小,清晰得仿佛似乎就在耳边:“是因为那一次,穆穆才不记得我了吗?”

    “不清楚,可能是,也可能不是,”穆景说,“记忆这种东西本身就会慢慢被忘掉。不过嘛……”

    “不过?”

    “不过忘了的东西还可以再想起来,就算再也想不起来了,只要还能见面,就可以创造新的回忆。所以不用执着过去。”青年的声音很好听,柔雅得像一汪泉水注进扎根的泥土,让藤蔓忽然间精神抖擞起来。

    它开心地蹭了蹭穆景的手指,想了想,又问:“穆穆真的不讨厌阿姨吗?”

    “你今晚问题真多,”穆景抱怨了一句,但还是回答了,“没什么可讨厌的,他们毕竟是普通人,平时对两个孩子一视同仁,在危机关头,总会不自觉地有所偏向。”

    他眯起眼睛看着天空,脑子里一点点回忆起那时候的场景:“何况那个时候,韩放看起来状况确实比我糟多了。我也没在意……我觉得自己不太舒服,但不是什么忍受不了的事。自己能忍的,当然也就不会称之为问题。”

    “那个时候不太懂怎么照顾自己,因为在那之前没人告诉过我什么样算正常,什么样算不正常,不正常又会有多严重的后果。我以前那个家,你也清楚的,生父早就不知道去哪儿了,至于生母……算了,不说她了。”

    “至少到最后,是这一家人教会了我这些事情。”

    红灯转绿,不知何时聚集起来等候的人群慢慢向对岸移动,宛如归巢的雁群。

    “所以,我是真的感激他们。”

    那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藤蔓心里这么问。但它没说出来,穆景已经回答了。

    “但是我会觉得不自在,心里始终有种我和他们毕竟不是一家人的感觉,”他说,“这种隔阂存在在潜意识里,是我没办法消除的,他们尽量地对我好,我尽量地回报,但家人不是这样的。我没办法和他们成为真正的家人。”

    “即便如此,他们对我而言依然是非常重要的亲人。”

    藤蔓似懂非懂,但这对它而言并无所谓。

    如果这是穆穆希望的结果,那么维持现状也就好了。

    它这么想着。

    它最后问了一个问题:“那我和穆穆,是家人了吗?”

    回应是轻轻的笑声,和一句淡淡的反问:“你说呢?”

    它说?它说什么?

    藤蔓趴在穆景的手背上,叶子箍紧了穆景渐渐暖和起来的手。

    “穆穆说是就是,穆穆说不是……”藤蔓哼哼地说,“不是也得是。”

    青年没有回答,唇角却不自觉地上扬,勾起温暖又好看的弧度,在沉沉的夜幕中,走向远方的小小的房子。

    小小的,在现在看来却异常温暖的,足以被称为家的地方。

    在那里,熟睡的小果子头上已经窜出嫩嫩的细芽,等待破土而出。小金毛围在花盆边,睡成了柔软的小毯子。都市繁华的夜色被罩在薄薄的窗帘后面,而这片不夜之都,以及这城市里行色匆匆的归家的人们,总在以各自的方式等待新一天的到来。

    生活总是这样继续下去。

    在每一个或平静或不平静的日常中,从未止息。

章节目录

献给树神的祭品海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HE重症偏执病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HE重症偏执病患并收藏献给树神的祭品海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