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公寓搬进了人,还是一对情侣。

    &&&&等钟意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自家外甥钟朗已经同其中的女主人混的很熟了。

    &&&&“楚楚姐姐今天给我讲了一个特别好听的故事,舅舅你要听吗?”

    &&&&“楚楚姐姐家的凯撒好可爱啊,它把地弄脏了,楚楚姐姐骂它,它居然知道找抹布擦地。”

    &&&&“舅舅,我听到外面的声音好像是楚楚姐姐回来了,我可以去找她玩吗?”

    &&&&…………

    &&&&大概是在自己这儿没有一个玩伴,又大概是对面的女人太过富有童心,或者是那只名叫凯撒的哈奇士满足了钟朗一直想要养龙物的愿望。

    &&&&钟意也说不清外甥钟朗为什么那么喜欢他口中所谓的“楚楚姐姐”;等他发现的时候,每天放学回家后就往对面跑,已经成了钟朗的习惯了。

    &&&&而次数多了,钟意也不免同对方熟了起来。

    &&&&对面那所谓的“楚楚姐姐”名叫楚恬,是个刚工作没两年的女生,人虽然比钟朗大了近二十岁,但一双澄澈的眼睛清清亮亮的,很多时候也单纯地像个孩子一般。

    &&&&配上她那幽默中带点二的性格,倒也是个挺有意思的人。

    &&&&钟意于是也不抵制同楚恬的熟络,甚至看她天天吃外卖,还默许了她到他家蹭饭吃。

    &&&&有次钟晴过来,正好看到了,于是在楚恬走后,问钟意,是不是对人家姑娘有意思。

    &&&&“别乱说,人家有男朋友的。”

    &&&&当时钟意是这么回答,事后却有些纳闷:为什么他的回答不是平时用惯了的那句“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后来想来——

    &&&&大概那个时候他对楚恬其实就已经有了好感了吧,不过碍于对方有男朋友,他一直没有往那方面想而已。

    &&&&直到后来楚恬和陆禹夏去欧洲玩,遭遇了空难。

    &&&&楚恬出事的时候,钟意在新闻上看到了报道,一闪而过的画面,他却眼尖的看到了从机舱中被抢救出来的,昏迷的楚恬和陆禹夏。

    &&&&后来他一直有留意空难事件的后续,到春节结婚后,他从老家回到公寓,也特地去按了隔壁的门铃。

    &&&&然而,物业告诉他,陆禹夏他们根本就没回来过,倒是有个自称是陆禹夏堂妹的人,来屋子这边收拾过东西。

    &&&&钟意后来碰上了,便向对方询问陆禹夏他们的情况。

    &&&&对方只是很公式化的回了一句:“谢谢你的关心,他们两人现在都已经没事了。”

    &&&&钟意于是也不好多问,只暗自松了口气,结果没过半个月,他就在电视上看到了陆禹夏和伍敏订婚的消息。

    &&&&没有楚恬。

    &&&&只有陆禹夏和伍敏,同调的秀恩爱,仿佛相识半生,认定对方便是自己最为契合的另一半。

    &&&&那个时候,钟意很想知道——楚恬是否会觉得伤心,而她那双明亮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还如往日一般熠熠生辉。

    &&&&忽然想要知道楚恬的近况,钟意那时才开始后悔当初居然没有同楚恬交换一个联系方式。

    &&&&就在他打算找物业问问有没有的时候,上天却似乎想要帮她一把似的,让他再次遇到了楚恬。

    &&&&那是在钟晴的小区。

    &&&&那段时间他因为房子重装于是搬进钟晴家暂住,然后猝不及防的,他在就在小区里遇到楚恬。

    &&&&两百多斤的身体,疲惫的面容,就连那双曾经闪耀着星辰的眼睛,也变得黯淡无光,要不是她对钟朗那句“楚楚姐姐”有回应,钟意险些都要以为自己认错人。

    &&&&“楚楚姐姐,你……你怎么变这么胖了。”钟朗是个藏不住话的,当即就问。

    &&&&楚恬的表情有半秒的呆滞,然后笑道:“是啊,怎么就变这么胖了呢……”

    &&&&她笑起来的样子仿佛要哭一般,钟意看她心里不好受,于是制止了钟朗的发问,直到后来他问了文艺才知道,那段时间,楚恬到底经受了些什么。

    &&&&得知实情的那刻,钟意有种说不清的愤怒。

    &&&&明明他听到的只是文艺给出的只言片语,本不该妄加评判的,可是对比楚恬的颓废消沉,钟意每每看到荧幕上正春风得意的陆禹夏,就觉得愤怒,没有立场的愤怒。

    &&&&所幸的是,楚恬的颓废只是暂时,她很快就回复了斗志。

    &&&&于是钟意每天下午接钟朗放学回来,都可以在小区了见到楚恬跑步的身影。

    &&&&她一般是跑两圈。

    &&&&钟晴所住的小区虽不大,两圈对于楚恬那样的身形来说,也足以累的她够呛。

    &&&& “……胖子没有未来,想想商场售货员的白眼,看看你地上的影子,胖子没有前途……”

    &&&&每次她累的几乎坚持不住的时候,就停下来自说自话地刺激自己。

    &&&&钟意不知道她那相似的言语在一遍遍重复后还能保持多大的冲击力,于是在某次看她有些坚持不住的时候,忽然忍不住叫住身边的外甥开口道:“钟朗,你以后就同你楚楚姐姐一起跑吧。”

    &&&&就这样,钟意带着钟朗陪楚恬减起肥来。

    &&&&有了他的督促,楚恬就算想懈怠也不好意思,最终坚持了下来。

    &&&&只是同她辛苦的坚持不对等的是,一个月后,她的体型并没有任何肉眼可见的改变。

    &&&&钟意看她又有了沮丧的势头,于是推荐她参加了The Biggest Loser真人秀。

    &&&&那是一档魔鬼一般的减肥节目。

    &&&&而楚恬最终熬过来了,以减掉78斤的成绩,获得了The Biggest Loser 的第三名。

    &&&&“这胖一圈又瘦下来倒是比以前更漂亮了呢!”颁奖典礼当晚,钟晴指着荧幕上楚恬,毫不吝啬的夸奖,然后又指着钟意道,“钟意啊,别怪我没提醒你啊,要追人家就趁早啊,不然等楚恬随着节目火了,你到时想追怕都排不上队了。”

    &&&&“都说了只是普通朋友。”对于钟晴的忠告,钟意只这是这般淡淡地回了一句。

    &&&&尽管他不否认自己对楚恬有好感,但他至始至终没有想过要追楚恬,因为在陪楚恬减肥的那段时间里,他发现楚恬根本没有对陆禹夏死心。

    &&&&甚至,她迫切地想要快速减下肥来,大半原因都是因为陆禹夏。

    &&&&对于这样一个心头还装着前男友的楚恬,钟意是不屑动心的,直到后来春节——

    &&&&大年初一那天,钟晴将楚恬邀请道自己家一起吃火锅。

    &&&&那时候,楚恬其实正同施航交往。

    &&&&按说那样的日子,她本不该一个人拎着单人份的外卖,在小区被钟晴撞到的。

    &&&&可事实是,当天,楚恬不仅被人撞到了她的形单影只,她还被人撞到她的心事重重。

    &&&&整个晚上,她几乎都没怎么说话。

    &&&&比起The Biggest Loser刚结束的时候,她的脸又瘦了一大圈,完全看不出一点肥胖的样子了,但气色却大不如前,偏白的脸色,让她整个人看起来虚弱又疲惫。

    &&&&当晚,楚恬告辞的时候,钟意主动提出了送她。

    &&&&冬日的夜晚有些冷,钟意走在楚恬身侧稍微靠后一点的位置,看着她单薄、萧索的背影,不知为何,一向不爱八卦的他,忽然很想问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据说,倾诉会让一个的难受减轻,他想,或者他或者可以当一个合格的听众的。

    &&&&“楚恬——”临近她楼下的时候,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叫住她。

    &&&&她应声回头,柔顺的秀发、散落地披在瘦削的肩头,风吹开她头上的刘海,露出额头上寸许长、缝针留下的浅褐色疤痕。

    &&&&“还有什么事吗?”她看着他,似乎有些意外。

    &&&&钟意忽然又说不出什么来什么了,最后只摸出一颗糖递给她:“如果生活太苦,记得给自己点甜头。”

    &&&&那时候,他不知道,其实当时楚恬都快哭了。

    &&&&后来两人交往的时候,楚恬说起那颗糖,她说那时候看着递糖给她的他,她只觉得他整个人都仿佛在发光,温暖的光。

    &&&&只可惜发光的他,当时却没有再多询问一句,不然,往后的结局,可能就不一样了。

章节目录

男配多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千帆过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帆过尽并收藏男配多多最新章节